<i id='ppi2a'></i>

    <code id='ppi2a'><strong id='ppi2a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ppi2a'><em id='ppi2a'></em><td id='ppi2a'><div id='ppi2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pi2a'><big id='ppi2a'><big id='ppi2a'></big><legend id='ppi2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fieldset id='ppi2a'></fieldset><ins id='ppi2a'></ins><dl id='ppi2a'></dl>
      <i id='ppi2a'><div id='ppi2a'><ins id='ppi2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ppi2a'><strong id='ppi2a'></strong><small id='ppi2a'></small><button id='ppi2a'></button><li id='ppi2a'><noscript id='ppi2a'><big id='ppi2a'></big><dt id='ppi2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pi2a'><table id='ppi2a'><blockquote id='ppi2a'><tbody id='ppi2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pi2a'></u><kbd id='ppi2a'><kbd id='ppi2a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span id='ppi2a'></span>

        2. 愛在公元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• 来源:秋霞特色大片新入口_秋霞特色在线大片_秋霞影院色色资源

            凌晨一點,月色皎潔。

            我手搖輪椅來至陽臺,遙望皎月,心境悲愴。一年瞭,不知道這一年大宇是否過得好?胃疾是否痊?是恨我還是想我?我點燃一支煙,已記不得何時起我學會瞭抽煙,心空的人都說抽的不是煙是寂寞,而我又何止寂寞這簡單幾字啊?

            “紫若,我一定證明給爸爸看,你選擇我是對的!”

            “你放心,哪怕你終身不能站起來,我照樣愛你如初!”

            “紫若,你怎麼不接電話啊”

            “紫若,你去哪裡瞭?”

            “紫若,大宇翻瞭天的找你,你去哪裡瞭?”

            “紫若,大宇快崩潰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紫若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無法繼續回憶下去,丟瞭煙我喝起瞭酒,酒能暫時麻醉神經,讓失憶短路一下。沒有朋友和親人的生活,我天天醉如泥,沉入灰。摔掉酒杯,隻聽得樓下“嘭”一聲,杯兒碎瞭,碎的又何止是杯呢?難道不是我的心麼?回頭望著空蕩蕩的屋子,偌大的四房二廳,卻隻有我一人,我到底怎麼瞭,我要怎麼樣?

            十年前,我和大宇大學畢業一起回到老傢湖南,大宇跟我父親提起瞭婚事,滿以為順利的戀情卻遭到瞭父親的嚴厲反對。父親並無正當的理由,隻是滿眼滄桑,滿口煙味的問我“小峰怎麼辦?”我怎麼也沒想到兒時的小小玩笑居然成瞭我婚事的絆腳石。“那隻是兒時的玩笑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荒唐”一輩子都慈祥的父親,在我未說完第一句話就嚴厲的吼瞭出來。“那不是玩笑,那是承諾!那是對你幸福的保障!”

            我嚇得惶恐不安。大宇也被振得大氣不敢出。

            小峰是我父親與***媽在我們二歲時訂的娃娃親,初中在一個班裡讀書,之後各自上各自的學,沒有聯系。偶爾聽父親說小峰參軍去瞭,又說小峰年少氣旺,本來在部隊會有發展的,因為老是跟人打架,待瞭5年最終還是離開瞭,對於這麼一個人我確實沒有什麼感覺和評價。

            為瞭給小峰公平,父親叫瞭小峰並當著我們三人的面說:“這樣吧,給你們5年時間,大宇和小峰一起競賽,誰超過瞭誰,我就把紫若嫁給誰。”父親的口氣沒有商量的餘地,本來好好一場戀愛卻被父親罩上瞭壓力。大宇和我都異常不開心,為瞭給父親一個交代和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,在父親宣佈競賽後的次日,大宇說要去深圳闖闖,我為著實現自己的理想也為著與大宇保持近距離,千萬理由說服父親。

            與大宇踏上瞭開往深圳的火車,就在火車開動的剎那,小峰追瞭上來對著徐徐開走的火車,大聲的喊道:“我們不是包辦婚姻,不是父母旨意!”我不知道小峰說此話的真實意思,說不出的酸味湧出瞭淚腺,我既然在大宇懷裡失聲的哭瞭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五年時間眨眼就到瞭。大宇經過自己的努力在深圳擁有自己的公司,購置瞭房子;而父親則洋洋得意的從電話傳來小峰的喜訊,說小峰已經軍校畢業,在部隊當上瞭軍官。我以為父親會繼續強加幹涉我的婚姻,意外的是五年的時間父親已放手讓我自己選擇。其實父親也知道我的最終選擇,隻是父親長長的嘆息裡面多瞭一句“紫若啊,為父救不瞭你啊”。

            在我們準備婚禮的前半個月,我意外出瞭車禍,被嚴重撞傷瞭脊椎落下半身不遂,靠輪椅度過。大宇為瞭送我去國外治療,拼命的賺錢,沒日沒夜,過度的勞累讓大宇患上瞭慢性胃炎,抵抗力也越來越差,我托同學買瞭很多螺旋藻和葛根提取物,希望能保護他的身體,我都這樣瞭,他不能再出任何差錯。可是我越關心他越拼命,超強的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,讓大宇夜夜失眠,放置在他床頭的靜心安神精油用不瞭10天就沒有瞭。真不敢想像沒有靜心安神精油,大宇一個月能睡幾小時?我知道大宇對我負有愛和責任,還有一份對我父親不肯定的伸冤,因此隱瞞實情,是我們保護親人最好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天深夜,大宇喝醉瞭回來趴我腿上大哭:“媽媽問我們怎麼還不生小寶寶?若啊,我真的真的好愛你啊……”我用全身的力氣抱著這位日益憔悴的男人,這個我用生命去愛卻耗盡他生命能量的男人,淚如雨下。該我離開的時候瞭,我不能讓這半殘身軀拖累他一生,愛他就是希望他好好的活著,幸福的活著。而我,是再也給不瞭他幸福的。陡然想起來瞭父親的忠告,一陣寒戰,生命中是否註定還是真有預言?

            我用自己打工存下的積蓄買瞭一套房子,拿走瞭我和大宇傢裡的所有我的衣服和生活用品。離開就是為瞭給大宇全新的開始,叫朋友去養生館買瞭一堆治未病的東西,不希望大宇生病啊,真的不希望!用已被電腦毀瞭書法認真的寫著:

            “……

            納瓏雄風膠囊――是強身健體的,提高腎功能的,腎是人之根本!

            葛根提取物――是解酒精的,保護胃和肝臟的;

            深海魚油膠囊――是降低膽固醇,預防高血脂、高血壓的;

            螺旋藻片――是修復腸炎,改善工作緊張,保持精力;

            靜心安神精油――是改善失眠,促進睡眠;

            緩解頭痛精油――是治療各種頭痛的,沒有副作用;

            通經活絡精油――是治療肩周炎、肩頸酸痛的;

            我――你的紫若――是永遠愛你的!”

            關掉手機。手機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瞭。搬到自己的那套房子,從此與孤單為伍,舔撫自己的傷口,默默的祝福所有人。

            “咚咚”早上在急促的敲門聲中醒來,“紫若,開門”父親之音從門外傳來,那麼遙遠而臨近,那麼生疏而親切,怎麼可能?誰知道我在這的?我匆忙穿起衣服駐著拐杖出來開門。

            門外的人,讓我窒息。父親、小峰,小峰後面的大宇,大宇的媽媽,一群人都來瞭……

            頃刻,淚奔流湧出。

            父親拿著一支小小瓶子送到我面前:知道你喜歡精油,這是檀香,保佑你健康。

            小峰也拿著小小瓶子說:這是薰衣草,是我等你千年的愛情。這輩子不行,下輩子我還等你。

            大宇雙手捧著小小瓶子說:這是玫瑰,每一滴玫瑰都是8000朵玫瑰壓榨而成,這裡有200滴,匯聚1600000朵玫瑰,匯聚我無限愛,不要離開我,不要離開大傢。”

            大宇媽媽端起小小瓶子說:這是天竺葵,它重燃你人生的希望,病魔不可怕,怕的是你逃避,我們一起面對。”

            淚,如線般流淌不盡。